森林绿色
为茶山杜鹃下山哭泣
幽兰专业号 | 2011-4-27
 

为茶山杜鹃下山哭泣

 

吕元兰

(重庆市林业科学研究院,400036)

 

今年“五一”节,我回到了久别的重庆青峰茶山,茶山张开绿色的双臂拥抱着我,那一刻,我感到无比的幸福。在茶山上,我看到了我好多好多的老朋友,惟独不见老朋友杜鹃的身影。

每年的5月正是茶山杜鹃开得最艳、最美、最火、最盛的时节,我和老公极目四望,四外找寻,茶道、路边、山坡、山崖、山岭、丛林到处搜索,只是路边的丛林里,半岩坡的丛林里似有火星般闪烁的一、两丛杜鹃花。那零星的一点火光闪进我的眼里,一种失落之感陡然而生。

后来,向一茶山工人打听才知,杜鹃在前两年就一个花园挖下山,收购走了。当我听到杜鹃被挖走了,我的心像被什么重重地击打了一下。我不禁要问,为什么要把杜鹃挖走?为什么为了自己的一已私利而破坏山野的自然纯美?为什么为了城市的美而失大山的美?为什么要抢夺山中的瑰宝?

杜鹃本应生长在高山上、山野里,她听惯了呼呼的山风、林中的鸟鸣、潺潺的溪流;看惯了高山的蓝天白云、日出日落;享受着山风的轻抚,浓雾的浴洗,春光的暖照;闻惯了清新、湿润的气息;喝惯了了清洌甘甜的泉水、纯洁的甘露。在静谧、幽寂的山野里,独享那份闲情野趣。

我甚至很难想象,当时她们被挖、被捆、被绑、被拖、被拉到车上时的情景,那是怎样一种触目惊心、目不忍睹的场面。我虽未亲眼所见,但我可以想象、可以感受,因为我是那么的爱茶山上的杜鹃花。我想她们一定死死地抱着石头、拽住杂草、拉着旁树、蹲在地上,不愿松手,一步也不愿挪动,哭喊着苦苦哀求,但还是被狠心的人硬拽了起来,拖了出去。最后,当把所有的杜鹃拖上车、拉上车,用绳索把她们捆绑在一起,拴在了车上的时候,她们早已泪流满面,哭成一片,她们是那么的一舍青峰、那么的眷念茶山,万般无奈。当那杜鹃们那一双双手与茶山挥手告别的刹那间,山在啼哭,水在呜咽,她们满眼的泪、满肚的委屈、满心的忧伤、满怀的愁绪、满脸的愁苦。

离别了可爱的家园,心空劳劳的,车载着她们满身的伤痕、满心的痛苦,去到一个陌生的不愿去的所谓的都市花园,多么大的一种讽刺。可是,有谁替她们想过,她们真的喜欢车水马龙、高楼大厦,拥挤在一起生活,呼吸闷气的气息、喝自来水管流出的水,用自来水沐浴吗?不,她们一点都不喜欢,甚至有点讨厌这种生活。因为一切都那么的不自然,有的只是嘈杂、喧嚣,无宁静之感,心会随之变得浮躁不安。高山、山野才是她们最好的安憩之处,是她们心灵向往的家园。

她们去到都市里,将是怎样的一种生活?整天呆看坚硬的地面、林立的高楼、拥挤的人群,郁郁寡欢。有更甚者还要遭受截肢、断臂之痛,也就是所谓的“艺术美”。没有了自然、热情、野性、冷艳、奔放的美,那样的美并非真正的美,是对美的一种偏见、偏识,是一种残缺的美。一切的美本源于自然,自然美才是最高境界的美。经过雕琢后的美,总给人一种故作、别扭、不真的感觉,没有了美的原初。不久的将来,她们也会变得跟人工培育出来的、花园里其它杜鹃一样相貌平平,肤色暗淡,矫揉造作。没有高山的灵气,没有奔放的野性,没有豪爽的热情,没有了娇艳的面容,没有了非凡的气质,没有了灿烂的笑容。

自私、贪婪、目光短浅的人们,请不要再向大山进军,去践踏圣洁的土地,去豪取掠夺山中的瑰宝,打破山野的宁静。让山中的珍宝在那片静静的山野里熠熠闪光,为大山添上亮丽的色彩,让我们的心灵多一片圣洁之地。

 

 

 

邮编:400036

地址:重庆市沙坪坝区歌乐山镇山高店子106

单位:重庆市林业科学研究院

姓名:吕元兰

电话:(02365507679手机:13647667150

 

117710
阅读
作者简介
head
作者: 幽兰
手机文集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