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林绿色
婉唤心中的清清荷塘
幽兰专业号 | 2011-4-27
 

 

婉唤心中的清清荷塘

 

吕元兰

(重庆市林业科学研究院,400036)


    人在混沌世间生活,心不便会沾染尘埃,继而陷入一种混沌状态。精神上总追求一个清丽世界,在此境况下,投入大自然的怀抱,让纯洁的景致涤洗心之尘埃,于大自然中寻求一份心灵的慰藉,得到灵魂的超然,心便如夏荷之妖娆绽放,蝴蝶之翩翩起舞。每当困顿、迷茫、烦闷、闲情时,我常仰望高高天空白云悠,凝望遥遥青山漫野绿,聆听柔柔清风鸟鸣幽,细闻幽幽花馨草清香。这几日,那浑浊的一荷塘水沉入了我的心底,心也变得沉沉的,挥之不去,今夜,想借用笔尖下的墨化开心中的一塘污浊。
 
    这两年,有一团谜,阴霾般在我心里缭来绕去,一种淡淡的忧愁像渣滓一样刻于心之井底,让我不得释然。我常想,开发的那一排排、一幢幢商品楼房,占领了、覆盖了那曾经的一池清荷塘吗?因我目击所至的是一幢幢高楼,荷塘的处所被眼前的一排排楼房遮挡住了,不见了往日的身影。一次次好想走近去探个究竟,但又害怕如我想象的一样,多少次只能在泪光中遥想荷塘清丽的面容,想夏日的清塘荷韵,多少次欲前又止,生怕看到不愿看到的情景,但又好想去看看,如同想见一个日夜思念的人而又怕见一般,思绪万千,这种心情无法用语言来描述,只能用心静静地体会。

今年夏天的一个雨后下午,那一排楼房前刚移栽的两棵高大黄桷树,从厨房玻璃窗跃入我的眼帘,一种强烈想要亲临它们的欲望驱使我步入那里,我独自一人来到它们身旁,轻轻观摩着两棵孤独的大树,它们残肢断臂的身形触摸我心底的刹那间,没有言语,只是静静地凝视它们的静默,不经意间,泪珠滚落脸颊。也许是刚才痛心、悲愤、愁伤的情怀,让我鼓起勇气去看那一池记忆中的清清荷塘。

我穿过新建的一排排楼房,当我走过新铺的水泥大道时,那塘里翠绿的田田荷叶扑进我的眼帘,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心喜若狂地发出一声惊叹:“还在,还在……”。泪花在眼里闪着莹莹的亮光,我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荷塘。一阵凉风拂过荷塘,飘吻着片片荷叶,空气中迷漫着一股淡淡的荷叶清香,这香味唤醒了我的嗅觉,清香浸润心脾,如团团水草般缠绕于心间,像小孩的甜甜微笑那么自然纯洁,心随之清雅洁净起来。

正当我沉醉于荷叶的自然清香,刚步到荷塘边,塘水之浑浊黄绿扑涌我眼里,心猛然跌入了万丈泥潭,心被眼前的浊水紧紧裹住了、污染了。荷塘上面飘浮着腐叶、腐草、残渣、小水虫,从岸上丢进荷塘里的腐烂的野草味和着塘里浊水的腥味,味直冲鼻孔,梦魇般纠缠住我的心;叶面上洁白晶莹的水珠砸入池里,泛起一刀刀、一圈圈浑黄的涟漪,雷鸣般震慑我的心。看着翠绿旋舞的荷叶及洁白菡萏、盛开的荷花,泪夺眶而出,湿了一片心。那一刀刀黄绿的波纹狠狠划伤我柔软的心,伤痕累累,心滴着滴滴殷红的血,浊水晕开的刀刀涟漪浸染着我的心,痛彻心扉,血泪浸满双眼。我不住地问自己,儿时的荷塘、朱自清先生笔下的荷塘、及季老笔下的荷塘到哪里去了?为什么我苦苦思念的荷塘变成了这般模样?洁白的荷花、亭亭的荷叶本应娉婷于一池清水,可眼前的荷塘,还是荷塘吗?怎能用“浑浊”代替“清丽”?我问苍天苍天无语,我问垂柳垂柳无声,我问夏荷夏荷无言,这怎能不叫我伤悲?心不由得生出一种悲怜之情,悲怜荷花之于浊池中朵朵洁白绽放,荷叶之于浊池里旋舞青光。

寂静的夜,那浑浊之荷塘又在我心中滚涌,刻下的刀刀伤口,被浊水浸染着,潮汐般席卷我空蒙的眼底,泪眼婆娑。心如四坠天幕下沉重的窗扉,沉入而深邃到地心。多想借一缕月华晕开我满怀的愁绪,取一瓢星光涤去我心之污浊。今夜,可我只能用笔墨在纸在飞洒清泪,用文字抒怀我心中的愁伤,轻吐一口气,从心底发出一声幽幽婉唤:回来吧,清清荷塘。
 
 
 
 

邮编:400036

地址:重庆市沙坪坝区歌乐山镇山高店子106

单位:重庆市林业科学研究院

姓名:吕元兰

电话:(02365507679手机:13647667150

 

104576
阅读
作者简介
head
作者: 幽兰
手机文集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